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六百三十五章 回京

作品:名相|作者:半根阿尔卑斯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08-02 16:48:55|下载:名相TXT下载
  “女士们先生们,终点站,京洲南,就要到了,请整理好自己的随身物品,依次从列车的前部车门下车。。”车厢内语音播报器响起,预示着这一路下来终于走到了尽头。

  原本因为一路奔波而感到疲倦的人们也是抖索了一下精神,从座位上站起来,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行李来。

  当然也有不少人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件件厚厚的衣服来,也不顾车厢内的炎热穿上。

  一时间车厢内的气温又是更加浑浊了几分。

  这边周若成和唐韵霖也是一起给自己的女儿穿上夹袄,带上帽子,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。

  诺彤也因为车内的不舒适而发出了声响。

  “先生,这是做什么啊?”赵青媛对这一场景也是第一次见到,很是疑惑的回答。

  周若成转过身来,也是给赵青媛披上一件羊绒大衣“等下了车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车子靠站,车上的人也开始纷纷的向车门走去。

  周若成他们坐在位置上并没有一开始就下车,毕竟人挤人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儿。

  “好可爱的宝宝,几岁啦?”一边的一个老阿姨看见了包在怀里的诺彤还上前询问道。

  “四个月了。”唐韵霖也是微笑着回答。

  “四个月就这么精神了啊?”老阿姨也对诺彤煞是喜爱,捏了捏她的小手之后,也随着人群慢慢的往前走去。

  看着一个个脸上带着期待的人们慢悠悠的往前行进,散发出一种痛并快乐的气息。

  “大家好像都很开心的样子。”赵青媛回答。

  “毕竟回家都是一件快乐的事儿啊。”周若成笑着回答。

  人群也是走的差不多了,周若成一行人也是起身,准备离开。

  从车厢出去的那一刹那,顿时就感受到了呼呼的北风从远处吹来,吹走了温度的同时也是吹来了阵阵的寒冷。

  对于第一次来京洲的姑娘们,赵青媛和花姒瑾也是打了一个哆嗦,裹住了因为热而敞开的领口。

  “哇。。”花姒瑾哈出了一口白气感受着忽然降温而出现的奇特景象“没想到京洲这么冷啊?”

  “毕竟我们横跨了半个大华来到这里啊。”周若成拉着行李往前走去。

  一行人慢悠悠的往前走去。

  在车站的出口出,也是看见了早在门口等着的赵入庭二人。

  “我说你们怎么就这么慢啊?”赵入庭问道。

  “你走你们的就是了。”周若成回答“等我们干啥啊?”

  “这还是要等一下的,毕竟我们一起回来的不是么?”赵入庭笑着道。

  “瞧把你高兴的。。。”周若成也是笑着,两个人走在前面,身后跟着一众姑娘。

  走出动车站,面前展现出的自然是黑白分明的景色,白色的是堆积在边上的雪,而黑色的是扫出来的马路。

  “是雪诶!!”花姒瑾也是充分展现出了一个南方人应该有的无知,面对如此规模的积雪异常的兴奋,要不是周若成拉着怕是整个人都要扑倒雪堆里去了。

  赵青媛虽然没有花姒瑾那么的奔放,但是眼睛里的闪烁也是无法掩盖的。

  “等我给家里打个电话,等会儿我们一起回去。”赵入庭拿出手机说道。

  “这就不用了吧,我想这会儿我们家也有空来接的。”周若成也说。

  “别客气啊,反正我们也顺路不是?”赵入庭也是展现出了自己的待客之道来。

 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,远处一辆车子停了下来,冲着二人按喇叭。

  接着一个面带微笑的老者就走了下来,对着周若成说道“周先生,别来无恙啊。。”

  “曹大人?”周若成也是一愣了,这来人正是皇上身边的曹公公,这又是怎么回事啊?

  “周先生好啊。”曹执事也是走了上来。

  “这么巧啊曹大人?您这是来接谁的啊?”周若成上前行礼道。

  “周先生您又在和我开玩笑了,除了接您还会接谁啊?”曹执事回答。

  “接我?”周若成也是一愣“怎么?皇。。黄大哥要见我?”周若成问道。

  “没有,我也是奉命前来迎接周先生你们的,知道周先生你们这一路长途跋涉的,特意前来迎接你们。”曹执事回答。

  “所以说我不用去见黄大哥了?”周若成又问了一句。

  曹执事也是笑笑“主子这会儿可没有时间应付周先生您啊,几位还请上车吧,老奴送你们回去。”曹执事又说道。

  周若成看了一眼身后的一众人,最后点了点头。

  坐在曹执事开来的红旗车上,自然是一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“我说若成啊。。你怎么一回来就有这等级别的人来接驾啊?”赵入庭小声的问道。

  “诶?你看出来人家不是一般人了?”周若成问道。

  “可不是?这定制款的红旗可不是一般人在外面可以买到的,你不是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官的人了么?为什么还有这待遇?”赵入庭小声问道。

  “可能是我面子比较大吧。。”周若成也是笑笑。

  “有些时候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是深藏不露呢还是怎么的。”赵入庭无奈的笑了一下。

  红旗车马上就要开到周若成家门口了,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瘦高的身影站在门口。

  周若成再定睛一看,这不是自己的父亲么?

  “曹大人您连我家里人都通知了?”周若成问道。

  “那自然没有的,我也是估摸着你快到了才派人过来,好在是赶上了。”曹执事回答。

  车子也是开到了周若成家门口。

  周若成也是率先从车上走了下来“爸?”

  周爸爸看见周若成回来也是点了点头。

  “公公。”赵青媛一行也是走了下来,和周爸爸问好。

  周爸爸在见了自己的两位儿媳妇之后脸上也是笑开了花似的,和周若成完全就是两个态度。

  “那么周大人,老奴就先行告退了。”曹执事在副驾驶对周若成说道。

  “曹大人您走好啊。”周若成也是点点头。

  “哦,我差点给忘了,这是公主大人托我交给您的。”曹执事又想起什么来似的从车上走下来,毕恭毕敬的把一枚信封交给了周若成。

  “公主大人?落英公主?”周若成也是一愣,总觉得给错了吧?难道不应该是皇上给的吗?

  “确实是落英公主,老奴动身前落英公主特意让我交给您的。”曹执事回答。

  “那好吧。”周若成把手里的信封放入了怀中“谢过曹执事。”

  “那老奴先走了。”这回曹执事没有折回来,车子开走了。

  “公主大人给找人给你捎信?是什么啊?”这边周若成身边多少还有那么几个好奇宝宝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呢?”周若成看着信封“不过都有闲情雅致捎信的话,想必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吧?要不然直接打电话过来不就好了?”

  “打开看看是什么。”花姒瑾说道。

  周若成也是打算开信封,但是却又只住了自己的动作,毕竟身后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“我说你们要不要这么八卦?”

  “诶呦,你这还神神秘秘的?”花姒瑾也说道。

  “万一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呢?”周若成说“给你们看了到时候大嘴巴出去乱说怎么行?”

  看着周若成这么遮遮掩掩的,花姒瑾和赵青媛也是相互使了个眼色。

  “先生。。。”赵青媛忽而附上了周若成的肩膀,略带一些妩媚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怎么了?”周若成对这忽然的一下也是有些疑惑。

  花姒瑾也是趁着这个时候忽的把周若成手里的信给夺了去。

  “诶!”周若成也是大叫起来,然而花姒瑾早就跑开了。

  “我看看啊。。”花姒瑾撕开了信封,然后从里面抽出了一枚红色的贺卡来“这是。。喜帖?”

  “我又不瞎,这么大一个喜字放着不是喜帖是什么啊?”周若成又说。

  “是谁的啊?”花姒瑾问。

  “拿过来。”周若成向花姒瑾摊了摊手。

  花姒瑾也是乖乖的把这封奇怪的信交给了周若成。

  周若成接过信看了一眼,然后皱起了眉头来。

  “怎么了先生?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么?”赵青媛走了过来。

  周若成之后也是有些无奈的放下了手机的信封,叹了口气“诶呀。。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赵青媛更是奇怪,接过周若成手里递过来的信封。

  这确确实实是一张喜帖,也可以说事请帖,既然是公主大人送来的,那么大概就是人家夫妻两的结婚请帖了。

  然而奇怪的是这张喜帖上虽然写着新人的名字,还有恭候大驾的寒暄语句,唯独没有的,却是这婚礼的确切时间。

  “这请帖为什么没有时间啊?”赵入庭询问道。“难道是公主大人递交的比较匆忙所以把没写好的请帖送过来了?”

  “我了解嫂子的为人,她向来都是一丝不苟的,不想某些人。”宁雨琦却这么说道。

  “。。。。”周若成也是无奈的笑了笑“我说这就不用埋汰我了吧?”

  “我也没说是谁,都是老师你自己对号入座的。”宁雨琦一脸无所谓的回答。

  “所以这一则无日子的请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花姒瑾又问道。

  在场的几个人也都是说不上来。

  “我说你们几个在门口等着干什么呢?老头子你也是的,既然儿子儿媳妇都回来了就没有必要在门口程门立雪了吧?”这时候周妈妈也是走了出来疑惑道。

  “诶呦,这不是入庭么?这位是?哦。。。我记得是那个宁家的。。”周妈妈也开始认人来。

  “阿姨好,我是宁雨琦,是赵入庭的女朋友。”宁雨琦也是微笑着回答。

  “真的啊?”周妈妈也是惊讶的问道,又看了看傻笑着的赵入庭“我说入庭你小子可以啊!诶呦这下你爸可要笑开花了。”

  “谢谢阿姨。”赵入庭呵呵的傻笑着。

  一直都知道恋爱中的女孩有点傻,原来对男孩也是受用的啊。。。周若成也是笑笑。

  “所以你们在这里干嘛啊?”周妈妈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问道。

  大家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  “诶呦这谁的请帖啊?”周妈妈最后也是看见了赵青媛手里的红帖子“喜帖?难道入庭你们已经?”

  “当然不是我们的啦。。”赵入庭也是笑笑“好像是公主大人的。”

  “公主大人的啊?是早就说要结婚了呀,终于把日子定好了?”周妈妈又问道。

  “其实并没有,公主姐姐送了一张没有日期的请帖过来。”赵青媛回答。

  “这是干嘛?”周妈妈问道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啊。。。”赵青媛回答。

  “好了好了,再者揣测下去也是个办法,若成,看你刚才那副样子,想必你心里其实已经有底了对吧?”这边周爸爸也是问道。

  “这个么。。。”周若成也是笑笑。

  “臭小子!你又在搞什么名堂了!”周妈妈当然不给周若成一点面子,直接开始质问。

  “我主要是看看在场有哪位人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罢了。”周若成笑着回答。

  “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赶紧说吧。”周爸爸也说道。

  “那个。。其实也很简单。”周若成咳嗽了一下“我们下级再说吧。”